新基建描繪出怎樣的電力藍圖?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 0評論 | 845查看 | 2020-05-15 10:16:40    

在重大的考驗和艱苦的戰斗中,我國上下共同度過了極不尋常的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讓平穩向前的經濟列車驟然“暫停”,我國一季度的經濟運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滑鐵盧”。4月17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一季度國民經濟運行情況,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206504億元,經濟增長下滑6.8%,創下40年來的最低。


新冠肺炎疫情沖擊社會秩序和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讓社會運轉呈現出別樣的生態:疫情發生以來,機器人配送、遠程辦公、線上教學、人群智能測溫、大數據預測疫情態勢、復工安全檢測系統等各種“黑科技”大展身手,以5G網絡、人工智能、大數據中心等為代表的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創新技術在疫情防控、社會運轉和復工復產中迸發出巨大的能量。


目前,全球陷入新冠肺炎疫情的公共危機之中,我國已率先取得了疫情防控戰的階段性勝利,經濟運行亟待企穩回升。“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信息網絡為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新型基礎設施體系建設無疑將成為中國經濟的“強心針”和“穩定器”。


新基建著眼于轉型升級


大基建之于中國經濟發展,猶如一枚硬幣的兩面:在國家工業化早期,基建設施存在巨大缺口,高強度、大規模的基建計劃是應對危機、支撐經濟高速增長最行之有效的方式之一。2008年,在全球次貸危機下,“四萬億”的基建投入讓我國經濟從低谷中復蘇,有效對沖了次貸危機帶來的沖擊。


但這枚硬幣并不總是呈現出“紅利”的一面。2008年“四萬億”大基建在提振經濟的同時,也帶來了產能過剩、通脹、房價高企等副作用。2015年,黨中央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其中提出的去產能、去杠桿和補短板等,都是為了消除前期政策負面影響而采取的糾偏之舉。


正因如此,今天的人們對于高投入的基建計劃,抱著更加理性的態度。在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引發衰退風險、經濟增長動能不足的嚴峻形勢下,啟動大基建對拉動經濟具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如何讓大基建有力而恰當地匹配經濟發展的特征與需求,顯然需要大智慧。


宏觀經濟政策須多方權衡。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胡遲認為,過去,大基建產生的突出的短期經濟效益讓我們忽視了基建本應發揮的長期效應,大量投資在傳統行業,使得產業升級后勁不足,加大了穩定經濟的難度,延緩了產業結構調整的步伐。


近年來,我國全力謀求經濟轉型發展,致力于逐步擺脫對低端產業的過度依賴,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穩投資和穩增長固然是大基建的重要目的,但促進經濟轉型升級、釋放先進生產力,更是當務之急。


新基建正是這樣一項著眼轉型、兼顧長遠的經濟拉動政策。新基建聚焦科技創新,5G、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基建的重要內容均是面向未來社會發展需求的新技術,契合了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方向,有助于培育新產業、創造新需求。從短期看,新基建有助于擴大需求、穩定就業、穩定增長;從長遠來看,新基建有助于提高生產效率,釋放經濟增長潛力,提高民生水平。


“我國經濟發展處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階段,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是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此番新基建,正是穩定經濟增長和謀求轉型升級有效融合。新基建的‘新’,最大的特點便是突出了結構的調整和經濟的轉型升級。當前,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已是全球共識,產業變革步伐加快,在接下來的經濟發展大潮中,誰掌握了核心技術和供應鏈的核心環節,誰就能在這一輪工業革命中占領先機。”胡遲說。


能源是工業的血液,經濟結構調整與能源轉型升級息息相關。經濟新常態下,能源電力自我革命中的陣痛不斷擴散到行業的每一個神經末梢,傳統產能過剩、可再生能源發展瓶頸、能源系統整體運行低效等難題亟待解決。


新基建為加快電力行業發展、推動轉型升級、培育增長動能提供了重要機遇。新基建強調“重創新”、“補短板”,能源電力與新基建所支持的高精尖技術加速融合之下,將呈現出全新的產業生態。依靠新基建,電力行業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發展加快,產業水平與產業結構將進入更高的發展階段,為擺脫經濟發展的粗放模式奠定基礎。


伴隨著國民經濟從粗放走向集約,能源產業的發力點從過去的增加供應轉向節能減排和高效利用,能源生產消費進入新常態。新基建所代表的經濟轉型為能源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支撐。新的技術可創造新的需求,需求升級可帶來新的增長動能,使得經濟增長不再過度依賴能源數量的增長。可以說,經濟結構越優化,越有助于促進能源的清潔、高效利用。“這一點在發達國家體現得尤為明顯,能源消費增長緩慢,但對能源供應質量、用能服務和用能體驗有更高的要求,從而倒逼能源電力的轉型與管理變革。”胡遲說。


數字技術助力電力系統從傳統走向現代


回溯我國從本世紀初至今的能源電力發展歷程,其中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從2000~2003年,中國電力消費彈性系數一路走高,分別為1.12、1.12、1.30和1.56。當時我國無論是電力消費彈性還是能耗強度等方面均明顯表現出經濟粗放增長的特點,經濟增長中重工業占比較高。


這一時期,與之所對應的能源經濟發展模式也是粗放的:集中式生產,遠距離輸送,粗放式消費,高碳特征明顯,能源發展重量而輕質。由于電力消費增長主要動力在于高耗能產業,負荷特性相對穩定。隨著國家經濟進入新常態,以高耗能產業為代表的傳統增長動能逐步減退,新興產業、服務業和居民生活用電占比逐漸增加,用電負荷結構與特征已發生顯著變化,負荷波動隨機性逐漸增強。同時,電動汽車、分布式微網、儲能等新型負荷在系統內的占比逐漸增加,能源系統運行方式由大規模、集中式、單向響應轉向小規模、分布式、多向互動。


從電源側來看,過去電力系統的機組多為水電、火電等傳統機組,機組平均利用小時數較高,為數不多的小電源更多地被就近消納和就地利用,對電網運行影響甚微。隨著新能源上網規模的不斷提升,電源側整體平均效率逐年下降,傳統常規電源不僅要平衡負荷的波動,還要平衡新能源所帶來的波動。“電力系統供給側和需求側雙側隨機性突出,如果還是延續傳統電力規劃運行的模式,系統成本非常高,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去平衡負荷的波動、新能源發電的波動,這樣的做法既不經濟,也不高效。”國網能源研究院能源規劃所主任工程師劉俊說。


供需形勢的逆轉、負荷特性的變化和電源結構的優化讓電網調節壓力倍增。構建清潔低碳、經濟高效、安全可靠的現代能源系統是能源電力發展新的戰略目標,但在當前階段,清潔低碳、經濟高效、安全可靠三者之間往往存在著一定的矛盾和制約,這也是我國能源轉型和變革過程中需要長期面對的命題。


而能源技術的更新迭代是破解矛盾、釋放新動能的關鍵。


我國電力技術具有后發優勢,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實現了從跟隨、追趕到引領的飛躍,而今中國電力技術已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某些技術甚至超過了發達國家,之后的技術創新難有現成的經驗和成功的范式可供借鑒,更多的需要在未知中探索前行。


在“四個革命,一個合作”和能源安全新戰略要求之下,電力系統要承載更多的能源供給和消費的使命。新能源、新負荷的發展對于電力系統的安全運行、成本效率提出了一系列挑戰。在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技術創新至關重要。新基建所承載的新技術應用到電力系統中,將給電力這一相對傳統的行業注入新的內涵。“新基建給電力系統技術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并指出了明確的實施路徑。


電力行業在今后的發展中需要更加注重科技創新的引領和技術的升級換代,傳統電力系統與信息數字技術的融合發展是能源電力走向高質量發展的必經之路。”國網能源研究院電網所副所長靳曉凌說。


當前,“十四五”電力規劃開啟在即,業內多名專家學者認為深入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中的一個重點課題在于充分調動需求側資源。新基建中5G、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可促進電力系統負荷特性的優化和調整,推動用戶側對供應側、傳輸側的友好互動,大幅提升系統運行效率。“如果物聯網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能夠在負荷側得到廣泛應用,那么電力系統的用電特性就能得到很大改善。比如人工智能應用在部分工業制造領域,便可以根據電力系統的調節需求自動安排生產計劃。”劉俊說。


變革需要外力推動,更需要內生動力。當傳統的模式已經無法適應現代能源系統的要求,電力系統對于技術融合便存在著迫切的需求。電力系統與5G、大數據、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技術的融合將發揮巨大的協同效應,“物聯網、移動互聯、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充分而廣泛地應用于電力系統中,可助力用戶側實時響應電力系統的調節需求,減少滿足尖峰負荷的電源、電網投資,提升電源側風光出力預測的準確性、提升新能源場站管理水平。


可以說,新基建所覆蓋的領域和技術對于整個電力系統的效率效益都是巨大的提升。”劉俊說。


新基建賦能企業創新發展


電力是新基建的上游,本次新基建的重點領域建設都離不開電力支持,電力的生產、投資、改革、創新與合作等會對各行各業產生廣泛影響。新基建不僅將成為未來用電增長的新動能,還將催生出電能消費潛力巨大的用電新業態。


4月22日,中國南方電網公司發布《“新基建”催生用電新業態》研究報告。報告指出,高技術及裝備制造業、數據中心、5G基站、充電服務業、綜合能源系統等“新基建、新業態”將成為未來南方五省區用電增長新動能。隨著工業自動化程度和生產連續性越來越高,高技術制造業對電能質量的要求也相應提升,充足可靠的電力供應成為支撐其生產制造的生命線。例如,數據中心需要常年不間斷供電,同時要求電網企業提供雙回路供電。


新基建的主要領域如5G基站、大數據中心等均是耗電大戶,特高壓等電力基礎設施開工即是提前為經濟重啟做好供應保障準備。在經歷疫情沖擊之后,特高壓這樣的大項目對于帶動經濟發展具有立竿見影的效果。特高壓工程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不止于建設時期,更具中長期效益,對于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具有深遠影響。“電力行業規劃布局的周期長,一般需要適當超前于經濟發展。新基建所釋放的信號有助于引導電力行業保持自身發展的連貫性和可持續性,保證電力投資建設處于平穩的狀態,避免產業投資的大起大落。”靳曉凌表示。


新基建不同于傳統基建,新基建面向“硬核科技”,技術創新是新基建的靈魂。而企業是技術創新的主體,新基建的實施對于企業發展,尤其是生產端企業有著深遠影響。在新基建中,充分發揮好企業在技術創新中的作用是關鍵。對于正在面臨經濟周期性、結構性壓力的能源企業而言,必須轉變發展方式,才能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發展。新基建對于能源電力企業而言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時代機遇,推動企業積極擁抱數字化轉型可增強企業的競爭力、創新力、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


目前,多家大型電力央企已經開始布局投資新基建項目。國家電網加速推進新一輪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建設,2020年將安排27億元投資充電設施建設,新增充電樁7.8萬個,在北京、天津、河北、上海等18個省(直轄市)集中聯動建設126個示范帶動項目,涵蓋公共、專用、社區等多種類型充電基礎設施。


特高壓工程全面開工,預計全年特高壓建設項目投資規模1811億元,可帶動社會投資3600億元,整體規模5411億元;南方電網公司結合電網行業特點,加快推動人工智能融入電網,不斷豐富場景應用,在“十四五”期間將重點推廣圖像智能識別、無人機自動巡檢、電纜隧道機器人巡檢、光纖振動在線監測等成熟技術,試點推進北斗高精度定位、無人機集群作業、兩棲機器人巡檢作業等新技術應用;中國華電發力智慧電廠,其下屬企業國電南自全面投產智能工廠后,總體生產效率將提高42.48%,可以減少當前的人力資源成本32%,質量一次通過率提高13.25%,能耗減低8%;國家能源集團下屬企業國電電力成立了“物聯網智能設備智慧電廠聯合創新實驗室”,推進物聯網智能設備“智慧電廠”建設。


通過大規模應用三維建模、虛擬電子圍欄、智能門禁、視頻監控聯動、智能視頻識別、智能可穿戴設備等技術,實現發電廠全天候、全方位、智能化的安全管控。通過應用智能機器人、智能儀表、智能執行機構,逐步實現無人巡檢、無人操作和智慧運行,實現“無人電廠、精準預測、少人管理”智慧火電廠建設目標……


在新基建的建設中,國企央企必然是其中的主力軍,但如阿里、騰訊、華為等深耕信息技術、互聯網技術領域的民營領軍企業同樣將成為新基建中的重要力量。國企和民企將在新基建中共同發力,在新基建所提供的機遇中進一步增強企業發展動能和創新活力,獲得更快的成長。


“民企在新興產業上有著自身的優勢,新一代的民營企業多發端于數字信息產業。在這些新的技術領域里民營企業更具有創新活力,在新基建中,民企大有可為。新基建覆蓋面廣,涉及多個行業、多個產業鏈、分工較細,因此不可能如傳統基建一樣由央企和國企主導建設。在新基建的建設中,各個企業主體、不同所有制企業主體是平等參與的。事實上激發民企參與新基建也有利于細化各新興產業的分工,并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利于我國整個產業經濟的發展與提升。發揮民企在新基建中的重要作用,具有著重要意義。”


胡遲說,“當然國企無論是在體量上還是資本上都實力雄厚,因此既要充分發揮國企的帶動作用,也需調動民間資本的積極性。在具體項目操作層面,可借鑒國企混改中的成功經驗,推進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優化經濟體制,提高資本運營的活力和效率,明確投資責權,避免造成投資浪費。”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意甲国米最新新闻 股票投资心得 北京pk五分彩免费计划软件 幸运农场破解版 浙江11选5带坐标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快三开奖走势图表 浙江12下载 新时时彩软件 七星彩中奖规则说明 内蒙11选五推荐号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前十名 广西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传统足彩玩法介绍 排列3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图 同花顺模拟炒股交易密码 理财平台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