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石玉東:電價交叉補貼規模大,影響電力市場改革推進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電力新聞網 | 0評論 | 529查看 | 2020-05-20 17:48:27    

隨著電力體制改革的深入推進,電價交叉補貼問題又該何去何從?在各地發展氫能積極性高漲的背后,有哪些問題亟待解決?


全國兩會召開在即,全國人大代表、國網遼寧省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石玉東接受記者記者的采訪,就以上問題向記者道出他的看法與建議。


研究解決電價交叉補貼問題 促進各類用戶公平負擔電力成本


我國電價交叉補貼范圍廣、規模大,長期以來,電價交叉補貼對幫扶居民生活、“三農”發展,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電力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妥善解決電價交叉補貼問題,顯得尤為重要。


記者:電價交叉補貼造成了哪些不利影響?


石玉東:電價交叉補貼是在總體電價水平一定的條件下,對各類別用戶實行與實際供電成本不相匹配的用電價格,以達到一部分用戶給予另一部分用戶電價補貼的政策目標。


目前,我國電價交叉補貼主要包括以下三類:一是從用戶類別看,供電成本低的工商業用戶通過承擔高電價來補貼供電成本高、承受能力弱的居民和農業用戶享受低電價,這類交叉補貼是我國最主要的電價交叉補貼形式。二是從城鄉情況看,負荷密度高、單位電量供電成本低的城市用戶與農村用戶執行城鄉同價政策,形成城市對農村用電的交叉補貼。三是從電壓等級看,低電壓等級用戶所在電網層級多、資產多、損耗高、用電負荷率低,實際中輸配電價沒有顯著高于高電壓等級用戶,形成了高電壓等級用戶對低電壓等級用戶的交叉補貼。


一是工商業用戶用電負擔重,影響企業競爭能力。


美國工商業電價0.47元,居民電價0.87元,居民電價為工商業的1.8倍,國際平均居民電價為工商業的1.7倍。我國工商業電價平均每千瓦時0.64元,居民電價0.54元,居民電價僅為工商業的0.8倍。如取消電價交叉補貼,按照國際平均1.7倍比價計算,居民電價將提高到0.84元,工商業電價每千瓦時能夠降低7.6分錢,將極大減輕企業成本負擔。


二是電價交叉補貼規模大,影響電力市場改革推進。


《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全面放開經營性電力用戶發用電計劃的通知》(發改運行〔2019〕1105號)要求,經營性電力用戶的發用電計劃原則上全部放開。實際執行中,由于居民、農業用電享受電價交叉補貼規模龐大,為保障交叉補貼資金來源,需要從高價工商業用戶和低價水電、跨區購電等多方面籌集資金,這就使得各地低價水電、跨區購電不能向市場全面放開,影響整個電力市場的公平競爭和健康發展。2019年,我國居民、農業用電享受電價交叉補貼規模超過2700億元。以遼寧為例,居民、農業用電平均電價每千瓦時0.51元,用電量372億千瓦時,享受電價交叉補貼123億元,需要通過工商業用戶、低價水電和跨區購電多個渠道為其提供交叉補貼資金來源,影響了低價水電、跨區購電不能全面參與市場化交易。


三是削弱價格杠桿作用,不利于電力資源科學配置。


從資源配置看,工商業企業由于承擔電價交叉補貼導致生產要素價格偏高,制約企業產品服務競爭力,而居民電價偏低導致用電過度消費,使得稀缺的電力資源配置處于扭曲和低效狀態。從社會福利來看,工商業企業為確保自身利益,會將所負擔的交叉補貼以“加價”的形式轉嫁給下游消費者,降低消費者購買力,實際上是社會整體福利的損失。


記者:針對以上亟待解決的問題,您有哪些建議?


石玉東:解決電價交叉補貼問題已勢在必行,應當引起各方高度重視,將其作為深化電力改革的重要內容,逐步研究解決。


一是明確配套政策,以中發9號文為指導研究解決電價交叉補貼矛盾的實施方案。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中發〔2015〕9號)要求,結合電價改革進程,配套改革不同種類電價之間的交叉補貼,過渡階段,電價交叉補貼由電網企業申報,通過輸配電價回收。建議盡快明確具體實施方式和時間進度,加快推動政策落地。


二是統籌配置資源,發揮電網服務平臺作用,穩定交叉補貼資金來源。


做好輸配電價改革與全面放開經營性發用電計劃的銜接,授權電網企業按照政府定價,采購相應的低價水電、跨區外來電等,保障過渡階段以及將來必要的交叉補貼資金來源。


三是研究建立機制,逐步解決電價交叉補貼矛盾,為工商業企業減負。


在不擴大補貼規模的基礎上,理清電價交叉補貼總水平。完善居民階梯電價制度,在保障大多數居民一檔基礎用電價格的前提下,提高第二、三檔電價標準,逐步減少直至取消工商業對居民的電價交叉補貼。建立與用電負荷率相關聯的電價機制,充分發揮價格信號作用,科學引導電力投資、建設以及消費市場。


加強氫能立法頂層設計 促進清潔能源高效利用


氫能作為高效二次能源,符合“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的需求,同時具備“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根本特征。作為世界第一產氫大國,近年來,我國氫能發展愈加受到產業和市場的關注。


記者:2019年,氫能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可以說點燃了行業熱情,與此同時我國氫能發展仍在起步初期,您怎么看待當下氫能產業的發展?


石玉東:氫能產業是拉動經濟的有力補充。當前國際局勢緊張,疊加疫情常態化影響,國民經濟呈下行狀態,大力發展氫能可以帶動上下游相關產業發展,全鏈條拉動制氫、儲運、氫燃料電池等高端制造業經濟增長,在當前新基建基礎上再增添新的支柱點,對于實現節能減排目標、促進經濟增長具有重要意義。歐美、日韓等國家通過制定政策有效促進氫能產業進步,氫能產業推動經濟發展的作用正在逐步顯現。


我國氫能發展的系統性規劃尚不完善。近幾年,我國部分省市發展氫能積極性高漲,但頂層設計的缺乏與供應鏈體系不健全成為阻礙氫能產業發展的重要因素,國家層面缺乏立法保障,全國性統籌力度不夠,導致有效投入與氫能發展之間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


2019年我國涉及氫能產業的相關政策有9項,各省市自行發布了20項以上的氫能發展政策,促進了氫能產業各方的積極性。然而國家氫能相關政策均是混雜在新能源汽車、可再生能源相關政策中,缺少全面、系統、符合國情的氫能發展規劃及路線,地方層面的相關規定政策多于國家層面,呈現由下而上推廣的態勢。


清潔能源制氫在我國大有可為。據預測,2050年氫能在我國能源體系中占比約為10%,氫氣需求量接近6000萬噸;2050年將有75%以上的發電來自清潔能源,電網調節能力面臨挑戰,充分利用富余清潔能源制氫既可以提升電網靈活性,又可以解決電制氫成本居高不下的問題,促進“綠氫”替代“灰氫”,實現清潔能源的高效利用。


記者:針對頂層設計、技術創新、產業配套、法律規范等方面的問題,您的建議有哪些?


石玉東:一是完善氫能立法頂層設計,及早有序推出國家層面相關法律法規,明確氫能在能源體系中定位,確定歸口部門相關職責,集約人才資源優勢,建立統一的標準體系,指導地方因地制宜、結合產業基礎設計發展戰略。


二是將氫能發展明確納入“十四五”規劃,統籌協調氫能與其他能源協同發展,打破行業壁壘,避免資源低效配置,形成一體化全國性氫能產業鏈布局,帶動氫能相關行業健康、有序發展,支撐國民經濟增長。


三是加強氫電綜合技術科研及產業支持力度,對清潔能源制氫及氫燃料電池進行專項科技及政策支撐,降低電制氫成本,利用氫燃料電池技術進步拓展氫能需求,完善氫能供需體系建設,實現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目標。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最新資訊
意甲国米最新新闻 棋牌游戏平台出售 股票代码 2019海南环岛自行车赛 股票指数强弱指标 吉林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时时彩票app下载 股票指数指什么 购买七星彩票的软件 股票预测分析 体彩481玩法说明 太平洋股票行情 极速赛车10选4号打法 赤盈配资 四川快乐12遗漏最大值 11选5广东 快三开奖助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