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梯電價倒逼高耗能企業降耗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能源報 | 0評論 | 769查看 | 2020-07-22 14:51:29    

近日,工信部公布國家重大工業專項節能監察結果:四年來,全國累計監察高耗能企業超過2萬家,主要高耗能行業基本實現全覆蓋。其中,階梯電價專項監察共查出違規企業200余家,已執行懲罰性電費1.7億元,運用價格手段倒逼企業實施節能改造。


以山東為例,目前,電解鋁、水泥、鋼鐵企業階梯電價二檔、三檔加價標準,在現行基礎上每千瓦時分別再提高0.02元、0.05元。除國家發改委規定的三個行業外,山東將冶煉、焦化行業納入階梯電價實施范圍。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的“三高”企業需承受高成本。


近幾年,全國各地省(市)相繼發文落實高耗能產業的階梯電價,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高耗能企業階梯電價力度不減,被排除在階段性支持性電價政策之外。有業內人士認為,需要改變對“高耗能行業”的偏見,準確甄別真正的高耗能企業,完善相關標準,促進全行業節能減排高質量發展。


倒逼“三高”企業降耗


2018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指出,全面清理取消對高耗能行業的優待類電價以及其他各種不合理價格優惠政策,嚴格落實7個行業的差別電價政策,對淘汰類和限制類企業用電(含市場化交易電量)實行更高價格。


對高耗能企業而言,電價是生產成本的“大頭”,占普通鋼材價格的1/10左右,電解鋁行業的電價成本更是占到了生產成本的30%—40%。電價是工商企業最為敏感的生產要素之一,全面取消優惠電價政策,牽動著眾多高耗能企業的神經。


從階梯電價政策的實施效果看,對促進行業技術進步和清潔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數據顯示,以水泥行業為例,在階梯電價政策實施之前,約20%產能的能耗標準達不到國家標準,實行這項政策后,達不到要求的生產線的企業,要么被淘汰,要么通過改造升級達到國家標準。


工信部上述監察結果顯示,2016年至2019年,規模以上企業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累計下降超過15%,相當于節能4.8億噸標準煤,節約能源成本約4000億元,實現了經濟效益和環境效益雙贏。


階梯電價在高耗能產業節能減排的過程中發揮了多少作用?北京先見能源咨詢有限公司聯合總裁尹明表示:“絕大多數制造行業已完全市場化,競爭激烈,高耗能制造企業的電能成本直接決定其產品價格和市場競爭力,與企業營收與生死緊密相關。市場的力量和生存的本能驅動很多企業提高能效管理,進而不斷改善行業的能耗水平。”


高耗能企業分類引爭議


今年2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階段性降低企業用電成本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通知》,階段性支持性電價政策中并不包括高耗能企業,國家電網、南方電網公司先后公布了具體舉措,非高耗能以外的大工業企業、一般工商業企業電費水平降低5%和實施支持性兩部制電價政策等,總計優惠額度超590億元。


隨即引起相關“高耗能”企業聯名申請享受電價優惠。“很多經過技改的高耗能企業能耗水平顯著降低,這類高耗能企業就像‘披著狼皮的羊’,帶著‘高耗能’的帽子,但排放可能比世界標準還低。不能談高耗能就色變,也不能對高耗能企業有偏見,更不能一刀切,不加甄別。”山西省某化肥廠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那么,究竟哪些企業屬于高耗能企業?據中電聯發布的2019年全社會用電量情況顯示,“第二產業”分類及年用電量占比分別是:農、林、牧、漁業(1.84%),工業(67.09%),建筑業(1.37%)等。其中“工業”又包括三項:采礦業(3.60%),制造業(50.25%),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13.24%),“高耗能行業”包含在“第二產業”的“工業”類中。


從用電量占比情況來看,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雄踞各行業年耗電量“榜首”,消耗電量近8800億千瓦時,相當于2019年1.3個廣東、4個山西、9個黑龍江、10個天津、11個吉林的用電量,電力節能降耗潛力很大。


尹明表示:“行業管理、經濟管理更加關注能源利用效率,不能僅僅因為某個行業能耗高,就對其有偏見。‘吃得多、干得多’也是好的。高耗能行業是一個社會經濟概念,一個開放的概念,隨著時代不同、隨著地方不同,高耗能行業的內容在變化。”


國家發改委近日補充印發的《關于明確階段性降低用電成本政策落實相關事項的函》進一步明確高耗能行業范圍。除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等六大行業外,其他工業用戶及全部商業用戶均可享受優惠。


向精細化管理轉變


尹明表示:“近些年,我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三高一低’行業發展受到越來越多約束。‘高耗能行業’成了行政審批、行業監管的‘重點對象’,負面色彩日益濃厚。在很多地方和文件中,‘高耗能行業’與‘限制’‘禁止’這類詞成了‘固定搭配’。”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銅陵有色金屬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丁士啟就表示,有色金屬行業高耗能、高污染的“頭銜”被長期固有標簽化。“尤其是有色金屬冶煉和加工業,在一些標準中被簡單劃分為高耗能行業,這從長期來看,一定會影響到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在尹明看來,“高耗能行業”可以采用國內、國外的對標進行評價。“國內的高耗能行業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更不宜限制、禁止。對于國內同一行業中的眾多企業,可以通過能耗對標進行評價。近些年,出臺和實施的能效標準和能效標識政策、能效‘領跑者’計劃、重點行業單位產品能耗限額標準等,都發揮了很好的引導、推動效果。”


丁士啟建議:“國家相關部委和地區能細化高耗能行業劃分范圍,精準到企業,并完善相關污染物排放標準,在快速向綠色發展的路徑中,及時修訂規范,為企業、行業提供更好的發展空間和標準準則。”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高耗能企業,究竟應該以什么劃分,行業還是能耗。應結合不同企業的實際情況,盡快告別粗放式管理的現狀。只有建立起一個完整、有效的管理體系和制度,企業才能運用能源管理體系標準提高和完善管理水平,實現節能降耗、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此外,在尹明看來,電力行業的“線損”就是容易被忽視的潛在高耗能區域。據測算,2018年,電網企業超額獲得了585.8億千瓦時的線損電量,河南與貴州兩省電網企業虧損151.0億千瓦時線損電量,占兩省總用電量的3.08%。“供電本身就是要消耗電能的,但物理規律不應該成為阻礙行業持續降耗提效的借口。影響供電能耗的因素很多,包括電力設備性能、網絡拓撲合理性、檢修維護水平等。特別是當前,我國還有很多用戶側配電網、轉供電區域未真正納入電力規范化管理體系中,用電‘高耗能’問題應該重視。”尹明說。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意甲国米最新新闻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新浪 青海快3开奖结果图 幸运飞艇倾家荡产 七星彩连线坐标走势图 福彩3dapp官方下载 山东福彩群英会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电子走势图 湖北快3和尾走势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走势 宁夏11选五电子版走势图 股票涨跌测试器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手机彩票排列三下载 河南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十一选五山东 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2019